登录    注册
资讯 > 文章 > 分享 > 艺术家:别说我们不懂爱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72小时 文章排行

艺术家:别说我们不懂爱

2015-08-20 13:14 作者:GL 来源:大艺网 我要评论(0)
李宗盛曾说:说实话,女孩子不要嫁给一个音乐制作人。民间也流传着忠告:想过平淡安稳的日子,不要找艺术家。而下面这些人却告诉我们,艺术无处不在,爱则没你不行。

吴冠中:妻子成全我一生梦想


吴冠中与朱碧琴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和我一样,是通过这张照片,才开始去了解吴冠中与朱碧琴的爱情故事。原本只是单纯的被这一张朴实而又平常的照片感动,但随着知道的越多,越被那份感情感动得一塌糊涂。


吴冠中说:“我一生只看重三个人,鲁迅、梵高和妻子。鲁迅给我方向给我精神,梵高给我性格、给我独特,而妻子则成全我一生的梦想,平凡,善良,美。”


金手镯和红毛衣

吴冠中与朱碧琴结婚半年后,有一个能去法国公费留学的机会,在临行之前,吴冠中特别想要一块手表,因为在国外没有手表十分不方便。
那时的他们很拮据,根本没钱买这种奢侈品。朱碧琴有一只金手镯,是母亲送给她唯一的嫁妆,也是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朱碧琴看着丈夫整日为了一块手表愁眉苦脸,最终一咬牙狠心,将手镯卖了,为吴冠中买了一块手表。又怕他在国外穿的太寒酸受人排挤,便用剩下的钱买了些紧俏的毛线,给吴冠中织了一件红毛衣。既可保平安,又能保暖。大冬天,妻子身上穿的却是老太太们才穿的厚重棉袄,吴冠中看了酸了鼻头,湿了眼眶。


艰苦的岁月有你

1950年,吴冠中回国后,将朱碧琴和3岁的孩子接到了北京定居,一家人终于过上了团聚的小家庭生活,也相继有了第二、第三个孩子。
因为文革到来,两人被分到不同的地方劳改,相距十公里,每周日被允许见一次。吴冠中笑称那段路是他们的十里长亭。
后来返京时,吴冠中特意画了那小农院,还让画中飞进两只代表他俩的燕子。


爱你到不离不弃


长年的劳作,加上作画的不规律,使吴冠中得了严重的肝炎,同时他的痔疮又恶化,被病情折磨得通宵失眠。朱碧琴总会在临睡前摸摸丈夫的脑袋,说“我这一摸,你一定能睡个好觉”。
有一次吴冠中听说留学时的老同学成了名画家,回国时被周总理接见,这激起了他的雄心和不甘,开始不顾病痛没日没夜的作画,没想到的是,他的肝炎竟然在一天天恢复!


1991年的早春,朱碧琴却突然病倒了,病情很严重,是脑血栓。

后来她的病情慢慢发展成了老年痴呆,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总怕煤气没关好,他就跟在身后,她开了,他就关,从不嫌烦…
他不再画画,而是陪伴、照顾她。吴冠中将他与妻子朱碧琴的故事,写成了一部作品《他和她》。他最后写道:“她成了婴儿。”

他们慢慢的头发白了,牙齿落了,却一直相濡以沫。



徐悲鸿:苦恋却奈人生何

一切的故事,就从徐悲鸿的《台城月也》讲起吧。1930年的冬季,徐悲鸿画了一幅油画,画面上男人席地而坐,少女侧立其左。天际皓皓明月,少女颈见的丝巾微微飘动。
画中的女子便是他的学生孙多慈。这幅画被徐悲鸿的妻子蒋碧微发现后,徐悲鸿忍痛将画刮掉,开始他们之间长达十年的冷战,也注定了他与孙多慈之间的坎坷多舛。

“敏妙之才,吾所罕见”

也许这不是一段受到多少赞扬的故事,但确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爱。

徐悲鸿对孙多慈产生兴趣,最初还是从她的才学开始的。1930年秋,孙多慈旁听国立中央大学艺术专修科。作为教授,徐悲鸿很快从众多学生发现了这位身材高挑的女学生。11月,徐悲鸿为孙多慈画了幅素描。并留下这样一段字,“慈学画三月,智慧绝伦,敏妙之才,吾所罕见。”


台城有路直须走,莫待路断枉伤情

徐悲鸿发现自己爱上孙多慈时,首先想到的,就是当年随他私奔东渡日本的夫人蒋碧微。他注定会是个名画家,也必须要有个传奇甜美的家庭。在爱与事业之间,他苦苦的思索了半年,该如何抉择。

1931年,孙多慈以95分的高分考入了徐悲鸿所教的艺术系。就在那一晚,徐悲鸿夫妇发生了激烈的争吵。蒋碧微要求要么不许录取孙多慈,执意录取她,那就辞掉中央大学的工作。徐悲鸿已然选择了后者。离家出走,并书信一封“今爱已无存,相处亦已不可能。此后我按月寄你两百金,直到万金为止。”
尽管如此,在多方的劝说下,两月后,他还是回到了蒋碧微身边。

天目山的红豆

1934年,徐悲鸿的带领十几名学生到天目山写生。就在这期间,孙多慈采了两颗红豆,小心翼翼的捧到他面前,他竟有些凝噎。回到南京后,他去了金店定制了一对金戒指,将这两颗红豆嵌于其中,一枚送给孙多慈,一枚自己带着。直到孙多慈嫁人后,他才将其取下。

1937年,徐悲鸿在报纸上刊登他与蒋碧微脱离同居关系的声明,并找到了孙多慈的父亲,不料却被一口回绝。那天他们牵手缓缓散步,却没曾想是最后一次。

1941年,许绍棣苦苦追求了4年之后,29岁的孙多慈,终于走进婚礼的殿堂。
1946年元月14日,抗战胜利后不久,徐悲鸿与廖静文在重庆举行婚礼。


无言的三年执着

1953年9月26日,清晨,一代艺术大师,在北京医院,永远闭上了他那天才之眼。
这一天,孙多慈正在美国纽约参加一个艺术研讨会,会议之中,突然宣布休会,为艺术大师徐悲鸿默哀3分钟。参会人员全体起立,会场鸦雀无声。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后面传来“通”的一声巨响,有人控制不住悲伤情绪,晕倒在地了。

这个人,就是孙多慈。

大概就是这个时候吧,身在异国的孙多慈,决定以中华传统女性的身份,为徐悲鸿戴3年大孝,以表示自己对他,对他们之间长达10年感情的追思。

三年素衣,三年白花,十年的记挂。

就此,深埋心底。

评论

确定删除?

还可以输入14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