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柔软的时光触碰最柔软的心房——刘娜个展

生命是柔软的、脆弱的,也是永恒的、伟大的。艺术可以一面通往天堂,一面直视地狱。然而,作为艺术的创作者,也很多时候混淆了艺术,当艺术的圈圈被画到无限自由的时候,许多人难以坚守不亵渎艺术。
如果说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先生名画《记忆的永恒》是科学的、理性的,那么青年女画家刘娜的油画系列“柔软的时光”则因唯美而出色,她是现实的、直面的、不完满的!
然而遗憾的是,达利晚年由于患帕金森症不能再画画,为了维持自己奢华的生活,竟靠助手帮其完成作品后签上自己的大名,当有人质疑这是现代艺术垃圾时,达利反问道:“你希望我给你签名吗?因为你能用它卖钱。”由此看来,“记忆的永恒”只能永远倒缩在看似广垠的时光里。而柔软的时光因最初的梦想能让我们倍感珍惜,在柔软中净化直至消失而永恒。
在一个光线淡淡的午后,踏光的人们正惊喜地享受纷樱浪漫的花海时光,黄灿灿的小花在阳光的直射下正打在小孩红扑扑的脸蛋上,忽明忽暗,明晃晃似飘舞的花裙。然而,谁知昨日的笑容写在现实的时光中能有怎样的结局?飞行前的生日歌怎能相信是最后的吟唱?
青年女画家刘娜这幅《柔软的时光》系列作品描绘的正是朦上淡淡的忧伤的极为唯美的画面。娇羞盛开的花朵犹如小小的蝴蝶,飞进了少女的情窦初开的心扉,倾听心脏节奏的韵律。她穿着白裙子,双手遮住了双眼,蝴蝶吻着花蕾正在她头上大朵开放。深蓝的天空繁星若尘,铺满金色的睡床。在少女唯美童话般的梦境的另一头,却是一所医院。刘娜光线的明暗对比,线条细腻而充满原始风情的笔触,以及充满诱惑魅力的梦幻色彩,生动地刻画出了在强烈的环境比对中人物的心境。让人情不自禁地看向无限唯美背后的故事。刘娜在越是唯美的画面中成功塑造出人类个性与环境的不完满及强烈呼声。而在这不完满中才有拙朴之感,在青涩中才能抵达唯美星空。